上海书评
(2018年2月)

2018年2月
20180201 赵思渊︱自治的江南、国族的江南、革命的江南
20180201 李公明︱一周书记:“事实改变之后”与……“真诚之心”
20180202 马嘉鸿︱消失的革命者:维尔纳·肖勒姆的一生
20180202 俞晓群︱五行占:僭咎之无德而贪
20180203 李黎︱从台湾到加纳利:与三毛的交会和错过
20180203 徐美洁︱游食在明代京城
20180204 帕特里克·曼宁谈全球史、移民与民族国家
20180205 谭徐锋评《思想是生活的一种方式》︱王汎森的思想探险
20180205 陈晓维︱史上最便宜宋版书与“点菜”的书画:文物捐献的故事
20180206 魏阳︱你以为的进步,其实是失足:评《极简进步史》
20180206 贺宏亮︱上世纪最后十五年的书法生态:华人德致白谦慎一百札
20180207 张经纬︱灾害面前,人类该如何面对
20180207 谢其章︱“唉,唐文标,爱死了张爱玲!”
20180208 陈兼︱追忆孔飞力①:史华慈和费正清的弟子
20180208 李公明︱一周书记:“材料”与“注释”的……另一种力量
20180209 陈兼︱追忆孔飞力②:翻译《叫魂》《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
20180209 俞晓群︱五行占:恒阳之春秋大旱
20180210 陈兼︱追忆孔飞力③:远去的他的时代
20180210 书店巡按︱过年了,把这本书从书架上抽出来带回家
20180211 徐新谈犹太人在中国
20180212 韩潮︱信天翁与不死鸟:如何阅读《国王的两个身体》
20180212 王弘治︱十三点与白乌龟
20180213 汪天艾︱那声你没哭出的哀歌,我为你而哭
20180213 潘敦︱我的那本桃花鱼
20180214 迤逦鸦︱淘书记趣:比李尔更胡来
20180214 何春蕤︱白日追娼:阅读《我在现场》
20180215 蔡伟杰︱重估成吉思大交换与蒙古治世
20180215 李公明︱一周书记:从“摩登”到“革命”的……字体设计史
20180216 伯樵︱莫扎特的最后一年:拨开缠绕在《安魂曲》周围的谜团
20180217 拍场一瞥︱新见楼适夷致施蛰存信札
20180218 高树伟︱楝亭旧事:张伯驹、启功、周汝昌与《楝亭图》
20180219 柯卫东︱肯特插图的《维纳斯与阿多尼斯》
20180220 虞顺祥︱风雅票中事——爱德华•纽顿的藏书票
20180221 深柳堂读书记︱述清抄本《信天巢遗稿》
20180222 徐自豪︱《毛泽东选集》英译组人物之郑儒鍼
20180222 李公明︱一周书记:行走在田野与世界政治前沿的……人类学家
20180223 卢冶︱佛教的饮食趣谈
20180224 维尔梅斯忆约翰·斯特罗克︱谁不爱被当成圣人对待
20180225 洪子诚谈中国当代文学史
20180226 林行止︱狗年说狗
20180226 张经纬︱“每支驼队都有狗相伴”:斯文·赫定与他的探险伙伴
20180227 陈建华︱悲剧共同体:舞台剧《繁花》观后记
20180227 易大经︱岁杪读书记:三个月,十四本书
20180228 马晓林︱三部马可·波罗研究的经典之作
20180228 谢其章︱黄裳1942年冬离沪入蜀日期小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