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评
(2017年10月)

2017年10月
20171001 大卫·皮尔森谈西方书籍装帧
20171002 杨焄︱屈原与伍子胥:爱国者与叛国者的对峙?
20171003 王洞︱夏志清夏济安往事杂忆
20171004 柯卫东︱修书二三事
20171005 成玮评《禅的历史》︱花朵、树叶与真理
20171006 肖一之︱十九世纪伦敦城的死亡地图
20171007 郑子宁︱请讲普通话:法国的“推普”往事
20171008 于尔根·奥斯特哈默谈全球史
20171008 林行止︱股市走势图的发明者
20171009 李晖︱大英博物馆藏唐三彩俑的“往事回译”
20171010 易大经︱6月、7月读书记
20171010 卢冶︱触不可及:石黑一雄的“问题意识”
20171011 李果︱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之怪现状
20171011 拍场一瞥︱夏鼐的老友记
20171012 许树铮︱惟有江山是旧知:钱锺书与许倬云的亲眷关系
20171012 李公明︱一周书记:让“隐匿的国度”……在地平线上敞开
20171013 夏春锦︱木心在上海美专:“不安分”的学生时代
20171013 曹蓉︱惠泉嘉盟:一种吴门文化圈的趣味和风尚
20171014 舞者江青谈舞蹈诗歌剧《大地之歌》:唐诗意蕴与马勒精神世界
20171015 吴元京谈吴家收藏往事:吴湖帆传承了最优秀的传统文化
20171015 高树伟︱读王重民编《伯希和A藏和B藏目录》
20171016 张志云︱方德万与中国海关史研究
20171016 深柳堂读书记︱袁行云先生和他的《清人诗集叙录》
20171017 王晨︱《欧洲文学与拉丁中世纪》中译本的一些问题
20171017 钱一栋︱牛津法理学讲席:哲学家的殖民地?
20171018 申闻︱王孙行事真疏阔
20171018 蔡伟杰︱印度视角下的蒙古征服中亚史
20171019 刘佳林评《庶出的标志》︱低声部的《哈姆莱特》
20171019 李公明︱一周书记:晚风中的……“暧昧领域”
20171020 沈亚明︱也谈徐森玉、沈仲章与居延汉简
20171020 亡灵档案︱孔融女:恐龙的孩子,都灭絶了么?
20171021 傅正评《宫崎市定亚洲史论考》︱宫崎史学的背面
20171022 何慕文谈大都会博物馆中国书画收藏
20171023 艾俊川︱庞虚斋藏札的若干收信人
20171024 鲜成︱近代中医的自辩何以可能?
20171024 申闻︱角花笺出亲王府
20171025 刘峰︱侵华剧本如何步步上演:田中义一与近代日本政军关系
20171025 高山杉︱关于韦力先生拍到的西夏文残经
20171026 陈以侃︱字里行间:西西弗不高兴了
20171026 李公明︱一周书记:“严肃的观察”与……必须“节制”的未来
20171027 张剑︱从万巴德到李宗恩:跨文化视野下的热带医学
20171027 亡灵档案︱王懿荣:始终都不擅长于始终之事
20171028 陈灼︱菲利普·迪克与《银翼杀手》
20171028 张伟︱搜寻散落的中国戏剧史
20171029 樊愉谈樊家艺术往事:父亲的笑笑楼曾是老先生们的据点
20171029 深柳堂读书记︱也谈题跋
20171030 林超超︱口述历史做到了什么?
20171030 虞顺祥︱扑朔迷离的华盛顿总统藏书票
20171031 彼得·哈里森︱新教与现代科学的形成(上)
20171031 孟钟捷评《雇员们》︱从雇员阶层的沦落看魏玛社会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