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评
(2017年6月)

2017年6月
20170601 陈麦青︱袁寒云藏书题跋中的书人故事
20170601 钱一栋︱纳斯鲍姆:愤怒是种非理性的女性气质
20170602 韦力︱探访韩愈墓、柳宗元墓、范仲淹墓
20170602 折桂|赢得京东文学奖的这六本书到底好看在哪
20170602 都担心这是个不正经的文学奖,结果回答了一切
20170602 俞晓群︱五行占:地震与天谴
20170603 杨焄︱从鲁迅到许世瑛:推荐书目背后的学问
20170603 张伟劼 | 在教堂听了一场现代音乐会
20170604 麦克尤恩谈《儿童法案》:宗教禁止好奇心,我给了亚当好奇心
20170604 麦克尤恩谈《坚果壳》:我希望子宫里面的那位是莎士比亚
20170605 陈功评《库尔德贵族与奥斯曼帝国》︱库尔德民族主义怎么来的
20170605 夏春锦︱照片里的木心与王伯敏
20170606 鲍文欣 | “进步儒学”:含义模糊的标签?
20170606 谢其章︱粉郑逸梅,粉《永安》
20170607 拍场一瞥︱近日所见黄裳旧藏
20170607 张晓川︱传说刚刚开始:所谓的中国庞贝
20170608 蔡伟杰︱冈田英弘的学术背景与史学遗产
20170608 李公明︱一周书记:藏在云裳与路轨之间的……人心与历史肌理
20170609 韦力︱欧阳修、王安石与“三苏”的祠与墓
20170609 俞晓群︱五行占:星陨与星孛
20170609 迤逦鸦︱小说不应承担评价历史的功能
20170610 郑子宁︱远去的敦煌:一个国际化大都会的背影
20170611 徐英瑾谈大数据、哲学与人工智能
20170611 易大经︱2月读书记
20170611 张经纬︱从历史深处走出的“二人转”
20170612 陈毓贤︱战乱走出来的学者:裴溥言与糜文开
20170612 徐图之︱CIA的间谍术
20170613 任其然︱鲁西迪的无奈,孟买的无奈,印度的无奈
20170613 卢冶︱鬼契约:订约是妖怪最爱干的事情
20170614 虞云国︱纠结于政学之间的丁则良:清华与西南联大岁月
20170614 虞云国︱纠结于政学之间的丁则良:英伦去来,学为时变
20170615 李恒俊 | 中西医之争:成为病人的知识分子如何选择
20170615 李公明︱“有朝一日,阳光照耀下的人……都将是自由人”
20170616 俞晓群︱五行占:雨星与贤臣
20170616 韦力︱在“三袁”墓写下生平第一句“到此一游”
20170616 胡晓明︱一部西方经典的奇幻漂流与回家之路
20170617 李永晶评《从幕末到明治》︱明治维新是古典精神的自我实现
20170618 定宜庄谈满族、满族史与北京:“北京人”是个变动的概念
20170618 赵龙江︱周作人好友的一本日记
20170619 吴昕悦︱在网络霸凌中,没有人会想到集体的羞辱多么可怕
20170619 易大经︱3月、4月读书记
20170620 张子恺︱民族国家还是国家民族?评琳达·科利《英国人》
20170620 曹蓉︱临安夏天那么热,南宋皇帝如何避暑?
20170621 梁小民︱5月读的二十九本书
20170621 徐图之︱1970年代批判韩国独裁的朝鲜“蓝皮书”
20170622 李公明︱一周书记:人人都是……见证者与口述历史学家
20170622 康凌︱药不能停: 谷崎润一郎、维生素与殖民史
20170623 葛兆光与《宅兹中国》英译者对话︱今天我们为什么谈论中国?
20170624 高山杉︱契丹文释读者厉鼎煃“人间蒸发”前的最后文字
20170625 商伟谈《金瓶梅》:定义了晚明时代的百科全书式小说
20170626 姚远梅︱英国的大国之路啊,怎么越走越窄:从印巴分治到脱欧
20170627 张伟劼评《战败者见闻录》︱拯救被劫持的记忆:美洲劫难证词
20170627 谢其章︱我于《万象》最多情
20170628 冯志阳︱史料重复引用的极致:《清代上海沙船航运业史研究》
20170628 高嵘榕︱方闻《夏山图》译文商榷
20170629 胡文辉︱作为心灵鸡汤的王阳明
20170629 李公明︱一周书记:答案在……那块滚动的石头中
20170630 徐文堪︱悼念当代最杰出的粟特语专家
20170630 俞晓群|五行占:白虹贯日与君道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