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评
(2017年7月)

2017年7月
20170701 李楯︱我听陆宗达讲《说文》
20170701 拍场一瞥︱山河故人——黄警顽抗战时期信札
20170702 佩里·安德森访谈I:风格、方法、霸权
20170702 赵国忠︱知堂的一篇集外文
20170703 佩里·安德森访谈II: 终结、未来、行动者
20170703 徐美洁︱明朝群臣为何选择在左顺门前哭谏
20170704 佩里·安德森访谈III: 智识、欧洲、美国
20170704 张伟︱邵洵美和《自由谭》:一位“纨绔少爷”的抗战
20170705 韩立平评《才女之累:李清照及其接受史》︱艾朗诺先生的底牌
20170705 缪哲︱我的声明:并无其事的“启发与指导”
20170706 李黎︱微物之神的国度
20170706 李公明︱一周书记:被遗忘的战争与……不能被遗忘的屠杀
20170707 杨焄︱《石语》内外的叶长青
20170708 文芷婷︱“未来之国”:巴西的“窍门儿”、危机与奇迹
20170708 林行止︱餐厅利薄,性事衰退
20170709 米华健谈丝绸之路、中亚与新清史:发掘“被遗忘”的人群
20170709 许礼平︱高伯雨与“第三势力”
20170710 虞云国评《南宋初期政治史研究》︱大宋的军队必须姓赵
20170711 杨良志︱雨儿胡同齐白石故居:齐老人的这一年
20170711 高欢︱王尔德之瞎了眼的爱情
20170712 周松芳︱别有姻缘咸水妹
20170712 周松芳︱咸水妹、粤妓与蛋家妹
20170713 外刊深读︱科学期刊的巨额利润还能赚多久?
20170713 李公明︱一周书记:美丽灵魂与头颅的……重量
20170714 韦力︱金圣叹墓、戴名世墓、不买东西不能拍照的侯方域故居
20170714 俞晓群|五行占:日黑子与臣不掩君恶
20170715 李果评《发现的时代》︱在现代难题面前,古人的知识储备够吗
20170715 高山杉|再续“奇迹之年”:三折明版《通玄记》卷下残页
20170716 陈建华谈陆小曼与民国上海报业
20170716 林行止︱英国人“咸湿”,言语远胜实战
20170717 郑重︱寻“董美人”而识袁安圃
20170717 深柳堂读书记︱郑振铎知而未见的罕见书
20170718 刘聪︱《佞宋词痕》中的一段吴湖帆、周錬霞往事
20170718 刘军︱加拿大建国一百五十周年:源自建国时代的政治传统
20170719 叶攀评《1688》︱“光荣革命”:远谈不上和平的革命
20170719 拍场一瞥︱老照片里撮堆的民国私家历史
20170720 邵迎建读林奕含《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文学辜负了她们吗?
20170720 李公明︱一周书记:谁之超现实主义?艺术如何……成为自由
20170721 韦力︱寻墓“桐城三祖”:姚鼐、方苞、刘大櫆
20170722 罗志田︱重新认识五四新文化运动
20170722 俞晓群︱汉光武帝与十次日蚀
20170723 郑戈谈个人隐私与大数据:整个现代法律体系都在受大数据冲击
20170723 深柳堂读书记︱试印样本《无闷堂集》
20170724 张向荣︱欧美漫画:一种成年人的新型雅癖
20170724 谢其章︱字小如蚁的《新民声半月刊》
20170725 刘淳︱公园里的《尤利乌斯·恺撒》:一场戏剧引发的血案?
20170725 淘书记趣︱每次告别一点点
20170726 柳展雄评《苏格兰》︱英国如何把苏格兰从仇敌调教成好基友
20170726 马海甸︱有关阿赫玛托娃的三种旧籍
20170727 吉琛佳评《改变社会》︱今天的社会运动就像一场火锅派对
20170727 李公明︱一周书记:并不是幻觉的……政治与历史
20170728 姚远梅︱印巴矛盾及印度如何肢解巴基斯坦
20170728 俞晓群︱五行占:日蚀与后宫乱朝
20170729 梁小民︱6月读的三十本书
20170729 深柳堂读书记∣流传极罕的清抄本《国史唯疑》
20170730 王家葵谈中国古典文学中的毒药和解药
20170731 冯象︱众神宁静:《圣诗撷英》代序
20170731 徐图之∣香港书展及其以外的书店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