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评

2017年11月
20171101 彼得·哈里森︱新教与现代科学的形成(下)
20171101 朱承︱新一轮的“神化”王阳明
20171102 贺宏亮︱《许寿裳家藏书信集》未系年书信考补
20171102 李公明︱一周书记:在“空间”中重新讲述……资本的故事
20171103 郭晔旻︱“西班牙”是一个偶然么?
20171103 谢其章︱《大家》与张爱玲友善
20171104 许礼平︱怀古凛英风:东纵“五人照”故事
20171105 万维钢谈理工科思维与科学写作
20171105 深柳堂读书记︱钱谦益的一篇佚文
20171106 柳博赟︱《寓意解经》:一部拙劣译文占六成的“专著”
20171106 赵龙江︱曾是骆驼书屋旧存:徐祖正藏书点滴
20171107 何成钢︱《武康路》:一艘满载故事的巨轮
20171108 李放春︱费正清与徐复观:半个世纪前的德治论争
20171108 张伟劼︱阿连德的半截眼镜
20171109 罗青︱俟河之清:宋徽宗为何不重视《千里江山图卷》
20171109 李公明︱一周书记:在图像与意义之间的……翻译与研究
20171110 郑功︱从里海到中东:20世纪国际石油权力变迁的路线图
20171110 书店巡按︱蓬皮杜的白天与夜晚
20171111 柳展雄评《百年战争简史》︱大英帝国是如何失去欧陆的
20171111 盛韵︱西书参赞:没有人名索引的名人传记
20171112 迈克尔·朱克曼谈对美国革命影响与意义的重新解读
20171113 陈恳︱燕然山铭的发现与燕然山的位置
20171113 胡文辉︱“我用脚趾夹根木棍都比xxx写得强”是真的吗?
20171114 王进评《血缘与归宿》︱新民族主义:划过全球化时代的创口
20171114 深柳堂读书记︱略谈康熙初刻本《幽梦影》
20171115 涂尔干逝世百年︱陈涛:涂尔干的中国遗产
20171116 李公明︱一周书记:在政治理想的火焰与灰烬之间……的真问题
20171116 郭婷︱弗朗西斯·培根:不安的野兽
20171117 林达︱珍惜黑人生命运动的导火线:马丁案
20171117 俞晓群︱五行占:服妖之冠帽(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