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评
(2017年4月)

2017年4月
20170401 闻中︱印度文明的“真经”
20170401 成玮︱书店巡按:流变的知识,流变的诗
20170402 江晓原谈《自然》杂志:两栖办刊模式值得学习
20170402 徐美洁︱《大明王朝1566》:戚家军缺粮怎么办?喝粥!
20170403 拍场一瞥︱从顾廷龙致蔡耕信札中看文人交游
20170403 谢其章︱《谈风》的口号——“不欠稿费!”
20170404 马金生︱民国时期推行火葬的原因与困境
20170404 何欢欢︱葬祭式上的那身黑色礼服
20170405 汪凯︱二十六岁的托克维尔,“暴民君临天下”的美国
20170405 迤逦鸦︱淘书记趣:寻找爱丽丝
20170406 高山杉︱发现《华严法界观通玄记》:我的奇迹之年还在继续
20170406 李公明︱一周书记:还是要回到人民的……苦难史
20170407 韦力︱四大名著作者身后事:故居、祠堂、墓地都有吗?
20170407 俞晓群︱五行占:地生变
20170407 上海书评之声︱徐有威谈《上校的儿子》:外省人要去哪儿?
20170408 李丹婕︱颜真卿、欧阳询、虞世南、冯承素住过的长安通化坊
20170408 西书参赞︱列宁、卡夫卡、柯南·道尔在1917
20170409 戴燕谈对《三国志》的解读(上)
20170409 戴燕谈对《三国志》的解读(下)
20170410 钟焓︱法国内亚史家伯希和:一个知识理想主义者
20170410 徐美洁︱《大明王朝1566》:裕王为讨薪竟向严世蕃行贿
20170411 林行止|冷战的银弹:中情局如何计诱世界名作家
20170411 申闻︱缀名那得句如神:钱锺书的轶诗三首
20170412 罗新︱走向金莲川⑥:边关何处龙门所
20170412 罗志田︱近于“学贯中西”取向的罗荣渠
20170413 郑子宁︱佛光照耀敦煌
20170413 李公明︱一周书记:从神堂到域外的……历史记忆
20170414 韦力︱关汉卿、白朴、王实甫、马致远:元曲名家遗迹何处寻
20170414 俞晓群︱五行占:地裂
20170414 上海书评之声︱巴金谈《寒夜》的三个角色
20170415 陈麦青︱虚斋藏札中的人和事
20170415 潘涛︱欧洲淘书记
20170416 华志坚谈《洛杉矶书评》:今天我们为何要做书评?
20170416 徐美洁︱《大明王朝1566》:嘉靖皇帝逃离紫禁城
20170417 张治︱剑桥古典学家向晚清大臣颁发博士学位时的颂词
20170417 黄昱宁︱飞鸟行状录
20170418 钱满素︱美国宪法里的总统
20170418 张伟劼︱《午夜凶铃》:一则关于图像的寓言
20170419 罗新︱走向金莲川⑦:白云依旧照黑河
20170419 拍场一瞥:胡先骕与卢弼、卢先运父子的交往
20170420 曲艺︱目光的牵引者——哥特式大教堂艺术
20170420 李公明︱一周书记:从日记到莫扎特音乐的……纳粹文化专制史
20170420 林行止|美联航暴力赶客事件与“超卖机票”策略
20170421 韦力︱汤显祖、冯梦龙、孔尚任的墓或故居是真的吗?
20170421 俞晓群︱五行占:大风拔树
20170422 谢其章︱不合格的《1872-1949文学期刊信息总汇》
20170422 托比·利希蒂希︱他可能是“埃莱娜·费兰特”的另一半
20170423 叶扬谈古诗文教育的“桐城家法”
20170423 徐美洁︱《大明王朝1566》:讨论海瑞成为危险的事
20170424 林行止︱“美国新闻处”在台港
20170424 卢冶︱怪谈中的镜子为什么很少能成精
20170425 姚华飞︱争议《黄慕兰自传》:歪曲历史,抑或确有其事?
20170425 相见恨晚——关于读书,梁晓声和张大春有话要说
20170425 赵国忠︱柳雨生、梁式关于鲁迅的通信
20170425 京东文学奖大众榜单公布,“鸡汤文”VS“严肃文学”成焦点
20170425 文学奖的最大意义,是让更多人爱上阅读
20170426 罗新︱走向金莲川⑧:水远沟深山复山
20170426 拍场一瞥:佛学文献孤本的发现
20170427 胡恩海︱科学史绝非科学的注脚:科学革命的人文理解
20170427 李公明︱一周书记:战争图像中的……“视觉政治”
20170428 韦力︱畅游陶渊明纪念馆、顺利找到李白墓、进校寻访杜甫墓
20170428 俞晓群︱五行占:宫车晏驾
20170429 梁小民︱3月读的二十九本书,推荐《未来简史》
20170429 法国书讯:见证法国风云变幻的一千封信
20170430 冯德保谈中国善本书及版画收藏
20170430 徐美洁︱《大明王朝1566》:胡宗宪的率性令人不忍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