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写人’是一个聚合了书评杂志、书评博客、阅读资源的书评网站。看书评,到‘读写人’!
首页 书评搜索 English Blog 关于读写人 APP 联系     
走廊网(Zoulang.com)已上线:文化频道 | 生活频道 | 创意视觉频道
书评作者文章 RSS Feed
0926 在文学中度过一生是什么样子 思郁
0926 《屠夫十字镇》:来自旷野的虚假召唤 俞耕耘
0925 猫咪战争 盛韵
0925 蒙田的精神“写真”,生活“绘本” 俞耕耘
0925 云也退:战争中的俄国犹太人,一群可怕的“吃瓜群众” 云也退
0925 苹果华为三星相约斗地主 黄集伟
0924 福柯的美学遗产:关切自身的艺术实践 俞耕耘
0923 旅行的时候,你有带书的习惯吗 思郁
0923 仪式之魅:政治现实的象征性建构 俞耕耘
0923 云也退:犹太人为什么不仇富 云也退
0922 谁会拿下2016年的诺贝尔文学奖? 比目鱼
0922 加缪:巴黎知识分子中的局外人 思郁
0922 分野与交融——读《什么是道德?》 俞耕耘
0922 云也退:这是什么戏,居然能堂而皇之玩味“人兽恋” 云也退
0920 云也退:一个被宽容的革命者 云也退
0919 从历史中寻找“龙象之争”的答案 严杰夫
0919 保罗·奥斯特:城市精神里的“巨兽” 思郁
0919 俞耕耘 | 灵修与朝圣——次仁罗布的“心灵史”书写 俞耕耘
0918 贵人迷(之七):诗人的缪斯 盛韵
0918 我来扒一扒穆齐尔的《没有个性的人》 瘦竹
0918 SM不止是禁忌游戏,更是身体的另类治理 俞耕耘
0918 她点了一场雪 黄集伟
0917 涨稿酬不应只是“局部输血” 俞耕耘
0916 布鲁姆的“阅读指南” 俞耕耘
0916 看书 | 《二手时间》: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还是悲剧 云也退
0915 这个摄影师拍下了二十年来的中国话剧史 老猫
0915 卡达莱:疼痛的讽谕,诗的轻盈 俞耕耘
0913 监狱:澳洲的“帕特农神庙” 严杰夫
0913 小说书写中的“苦行者” 俞耕耘
0913 卢梭:这么操蛋的社会,我却如此单纯丨 云也退专栏 云也退
0912 作家为什么喜欢威尼斯 思郁
0912 先知的话语,文学的巫言——读布朗肖《未来之书》 俞耕耘
0911 嗯是的,我们决定相互纠缠一辈子 黄集伟
0908 桑塔格为什么很健谈 思郁
0908 姚言:对詹宏志而言,关于她的阅读才刚刚开始 姚峥华
0907 《北京折叠》是篇好科幻小说吗? 思郁
0907 看人 | 郭德纲门前的自行车,和赵本山门前的豪车 云也退
0906 伏尔泰:不会撒谎的哲学家不是好情人丨云也退专栏 云也退
0905 伊斯·阿普尔比:企业家写书与经济革命 严杰夫
0904 郝山悼陆谷孙:像钱锺书一样的知识分子 盛韵
0904 那些待在白色区域里的人类不生产数据 黄集伟
0902 “胜境”不在,徒留梦中 遆存磊
书评杂志、书评网站
《新京报·书评周刊》 《东方早报·上海书评》 《南方都市报·阅读周刊》 《书城》 《文景》 《读品》 《中国独立阅读报告》 《文汇读书周报》 开卷八分钟 《读书好》 《上海文化》 《时代周报·时代阅读》 《经济观察报·书评增刊》
合作网站
比目鱼 科学松鼠会 凤凰读书 走廊网  
东方早报·上海书评 更多
0925 赵超谈石刻与中国考古 (郑诗亮)
0925 侧看成峰? (葛兆光)
0925 “罗贯中大战奥勒留”的可行性研究 (方钦)
0925 城市安慰它即将吞噬的人 (黄昱宁)
0925 重读杨周翰先生《十七世纪英国文学》 (盛宁)
0925 “荒诞剧场”与……“两难之境” (李公明)
0925 “黄山是我师” ——刘海粟的黄山情 (黄可)
0925 艾罗补脑汁与“新小说” (陈大康)
0925 忘贤愚(一) (张旭东)
0925 两本画传和一个人的命运 (陈四益)
0925 烈士陵园的“魂” (马金生)
0925 猫咪战争 (盛韵)
0925 谁在讲述罗马,谁在收藏中国 (彭蹦)
0925 “钻牛角尖”的研究,也许就是自娱自乐 (孙慰祖)
0925 书蠹填字(20160925)
0925 百读不厌《随想录》 (郑诗亮)
南方都市报·阅读周刊 更多
0925 传统or摩登?重新审视民国设计美学
0925 又一部布罗茨基散文名篇《水印》出版
0925 葛亮:历史是我的藏身之处
0925 “传奇”、异乡人与历史的“遗腹子”
0925 不要让自己对新知“免疫”
0925 “满满一吊桶的风暴”
0925 网络小说
晶报·深港书评 更多
0924 野蛮的莫扎特
0924 张灏:近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世界与政治关怀
0924 张灏四书,探问近现代中国的思想流变
0924 你以为你的选择真的是你的选择?
0924 马利亚什·贝拉: 我不是坐在咖啡馆、甜品店里写作的人
0924 贝拉的“垃圾”里究竟有什么……
0924 马利亚什·贝拉: 我不是坐在咖啡馆、甜品店里写作的人
0924 贝拉的“垃圾”里究竟有什么……
0924 日本电影的“拿来主义”
0924 东瀛之美在简素
0924 1946年的僵局是如何形成的
0924 阅读的移民
0924 来自艺术内部的声音
0924 国学教育应该看什么书?
0924 渴望英雄……
0924 饭馀拾笔
新京报·书评周刊 更多
0924 钱理群 一个老理想主义者
0924 钱理群 深入知识人隐秘的精神世界
0924 对话钱理群 沧桑岁月中难立的脊梁(1)
0924 对话钱理群 沧桑岁月中难立的脊梁(2)
0924 雅斯米纳·卡黛哈 此刻,谁在墙的另一边哭泣?
0924 劳伦斯·布洛克 痴迷奔跑的侦探小说大师
0924 法国大革命 风中的稻草,摇摆于幻灭的革命
0924 德意志苍穹下,天才缘何崛起?
0924 陆晓娅的生死课 没有充分活过的人最怕死
0924 日常生活的继续,往往让我们遗忘选择
0924 书情
0924 马利亚什·贝拉 用文学治病的东欧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