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评
(2017年12月)

2017年12月
20171201 张子恺︱现代化的温情悖论:从快乐的英格兰到远方的陌生人
20171201 俞晓群︱五行占:服妖之发与妆
20171202 张维琪评《印加帝国的末日》︱印加帝国因何而溃败
20171202 范爽︱盖叫天的苦衷
20171203 尼克谈人工智能的历史、现实与未来
20171204 王晴佳︱差一点未念的悼词——追念伊格尔斯先生
20171204 徐美洁︱表里不一的“同学”
20171205 卢康华︱新发现的陈望道访问记录
20171205 祝淳翔︱金性尧与《小日报》
20171206 王璞评彼得·盖伊《现代主义》︱如何讲述现代主义的身世故事
20171206 谢其章︱与石挥在老刊物里零距离
20171207 林达︱什么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生命力?
20171207 李公明︱一周书记:近代手工艺人研究中的政治与……历史视角
20171208 回音︱答柳博赟关于《寓意解经》一书的质疑
20171208 俞晓群︱五行占:服妖之器物
20171209 朱联璧︱海盗真的创造了世界历史吗?
20171209 盛韵︱AI末日逼近?
20171210 拉纳·米特谈西方视角下的中国抗战
20171211 康凌︱科学吸(nuè)猫:猫琴、听觉技术、与猫的赛博格
20171211 吴昕悦︱上流社会地图
20171212 徐英瑾评《人工智能简史》︱人工智能,真的能让哲学走开吗?
20171212 阅湖居得书记︱革命与桃花扇:吴文祺的1927
20171213 杨梦︱从奥斯维辛到南京:中国的纳粹屠犹教育
20171213 高山杉︱英藏黑水城出土西夏文《科注圆觉经》刻本残页
20171214 郑子宁︱帝国的海:从玄武白虎到黑白海之王
20171214 李公明︱一周书记:互为镜像的历史与……历史书写
20171215 叶攀︱波兰民族主义的转变历程
20171215 俞晓群︱五行占:服妖之衣服
20171216 韩立平︱林散之“声东击西”还是“英雄欺人”
20171216 亡灵档案︱祢衡:行走在生死间的刀尖上寻求平衡
20171217 潘兆平谈钱锺书、杨绛的晚年生活
20171218 赵一凡论中美五大差异︱缘起:费孝通与费正清
20171218 李清晨︱是天书奇谭,还是作死前传?
20171219 赵一凡论中美五大差异之一︱农耕文明vs航海文明
20171219 虞顺祥︱马克斯与科恩和道森——两家书店的旧事琐忆
20171220 张旭东︱做诗注,意思不生障碍是第一要义
20171220 恺蒂︱王尔德生前身后的恩恩怨怨
20171221 乌力吉︱殖民战争的余烬:回看越南战争的历史起源
20171221 李公明︱一周书记:那片土地上的爱与……恐惧
20171222 郭晔旻︱南非真的曾是发达国家么?
20171222 俞晓群︱五行占:服妖之衣服(二)
20171223 莱纳尔杜齐评《伊丽莎白·哈德威克杂文集》︱背叛与引诱
20171224 邓明谈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旧事
20171225 钱一栋评《刺猬的正义》︱德沃金的“终身大事”
20171226 李晔梦︱那些对你施暴的邻居:1941年的波兰屠犹
20171226 姚一鸣︱《文潮》的创刊号与终刊号
20171227 拍场一瞥︱《春月》遮蔽下的星星——吴世良未刊译稿
20171227 谢其章︱鲁迅“老虎尾巴”的传播史
20171228 陈平原思勉原创奖演说︱在范式转移与常规建设之间
20171228 李公明︱一周书记:在现代文学的缝隙中……的鲁迅等作家
20171229 杨焄︱“不可卒读”的章太炎演讲记录稿
20171229 俞晓群︱五行占:狂咎之视远步高
20171230 沈亚明︱千里书来慰眼愁:陈寅恪致沈仲章函
20171231 贝米沙谈齐蒂尔与他的齐白石收藏
20171231 张向荣︱国内科普读物的春天到来了吗?